我和厦门电子城的20年
发布时间:2016-06-18 浏览次数:3131

 

要不是几个月前联强国际的艺磊把我拉进了厦门电脑业商会的微信群,也就没有昨天一帮电子城老朋友们的造访。

 

平常我在群里也不说话,进群也多因为对电子城的怀旧使然。但前几天微信群里在发商会拜访会员企业的照片,看到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公司和人,我还是按耐不住@了商会俞秘书和阿光:“啥时候商会也来关心一下我们这些远离电子城母亲怀抱的小公司啊?”之所以@阿光,是想看看十来年未见,他是否还能记起我,没想到他反应倒是快,立即答应了第二天来访。

要不是他们的来访促使我写本文,我还没意识到今年竟然是厦门电子城成立的20周年。

 

1996年,厦门工商局把原先的服装城改为了“电子城”,然后公开招募一些电脑公司入驻。我当时所在的公司,老板为了业务发展,也在里面租了一个进门靠左的中间铺面。在注册公司的时候,他让我帮着想想该取个什么名称。因为老板姓名当中有个“君”字,于是我建议他取自孔子说的“君子之道,黯然而日章”里面的“日章”作为公司的名字。这样不仅可作为企业的价值观,也能寓意接下来的生意将日益彰显。。。。。这个名字多年以后被换掉了,具体缘由不得而知。

 

作为厦门电子城的第一批打工者,在2006年我还很“有幸”的入选了厦门晚报所做的专题《电子城·十年十人》。当然,我很清楚晚报之所以采访我,并非是我为电子城的发展做出什么“不可磨灭的贡献”,更不是因为我是“先进企业”,完全是因为那时候我们是厦门晚报的“广告金主”(其实一年也就几万块广告费),而且那一年也正好是我开始在全国推广IT服务连锁的第一年,急需媒体助力一下,帮我写写软文吹吹牛,做个企业宣传。不过,文中的经历倒没造假,袒露的想法也是真实的。

 

但即便是这样一次如此端不上台面的采访,对我个人而言,依然还是一件挺幸运的事,毕竟在电子城发展到最有纪念意义的第一个十年时,我靠“走后门”的方式也留下了小小一笔,能不幸之。

 

时光如白驹过隙,离2006年又过去了整整十年。如果把电子城比喻成一个人,现在应该是生命最勃发的时候,但因为电商的崛起,电子城这种购物体验很一般的商业形态也就不可阻挡的没落。当年,从孤零零的一座电子城到诚森、大正、假日、百脑汇等群星环绕,那是怎样的人声鼎沸、热闹辉煌。但从兴起到没落也是“说时长、那时快”,感觉也就弹指之间就来了个星移斗转、河东变河西。在这期间,多少公司在这里兴起和消亡,也有始终屹立不倒的,但主人却早已不是原先的主人。

 

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里,疯帽匠对爱丽丝说:“时间先予后夺,不与任何人为友”。就算是寄托着无数电脑公司生存和发展希望的电子城也不例外。

 

我是在电子城混了整整4个多年头后才开始创业的。虽然期间(98年)我也叛逃过小半年,就是到莲花五村开了一个社区电脑培训店,但因为自己经营不力,加上社区IT业在当时还是以电子城为王的时代根本没有生存土壤,最后,我以关门了事。然后又重新回到电子城开始打工,卖TCL电脑。又历练了近两年,当2000年8月份我再次决定创业时,我至少看准了一件事,就是公司办公地点绝对不能脱离电子城商圈,否则对我这种白手起家的新公司就等同于自寻死路。

 

公司远离电子城商圈有2个显而易见的坏处:第一,会让我很难从同行那里赊账,这会大大提高我的资金门槛。当年创业的起步资金其实就3万块,一半借好朋友,一半借女朋友(她在DELL上班比我有钱,我们是创业后再结婚),我是真真的只有一双白手就开干了;第二,我离客户会更远。当时的客户,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选购IT产品还是习惯于来电子城“货比三家”,如果我不在这个商圈里,就会不利于我的业务开展。当然,你要说商家扎堆也会带来刺刀见红的竞争,那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创业者要成长,就至少要经历一次残酷的优胜劣汰。

 

说起同行之间的互相赊账,也算是电子城业态的一种特色。之所以敢赊账,是因为赊账的对象都在附近,彼此知根知底,而且赊账的时间一般也都很短,非项目订单和长期合作关系,大多数情况下当天或隔天就会结算,因此风险并不大。而赊账的好处在于,被赊一方可以获得更大的竞争力,赊账一方可以大大降低创业的资金门槛,并加速资金的流动。但凡事有利就有弊,赊账的坏处在于一旦赊账方自身资金周转不灵或者生意遭受重创(譬如:遭遇诈骗或投资新业务失败),就很容易导致资金链断裂然后“跑路”的现象发生,每年年底就是IT行业跑路的高发期,特别是经济不景气的年份。而这种跑路现象也经常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家跑路,十家遭殃,导致原本经营很好的公司也会受牵连而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算幸运,创业16年,只在2007年被一家成立不久却蓄谋已久、就在我们大正楼下的公司骗走了大约1.5万元的硬盘(其他小额的被骗可能也有,具体记不清了),但那时候我已经有足够能力承受这个损失,因此对公司的发展影响并不大。虽然我自己也受过骗,同时也清楚赊账并不是一个很健康的商业交易形态,但我作为曾经的受益者,依然认为赊账方式确实促进了电子城业态的繁荣和发展。

 

感谢当年愿意向我赊账的同行,而且今天得特别感谢两个人:一个是带我踏入IT行业的第一个老板陈君遇,也是前文提到的日章公司的创办人;另一个是科海电脑公司的老板陈建滨。

 

事情还得从一个订单说起。

 

就在我短暂叛逃电子城到社区开店的1998年,托朋友的福接了一个总额超过了60万元的大订单,但因为前两年帮女朋友(PS:跟前面借钱的那个雷同。^_^)开小饭馆欠下了好几万的债务,所以当时的口袋比小脸还干净。为了订货,只好腆着脸皮去找房东借了1万块(他是我来厦门工作的第一个公司的副总),然后拿出5000块做订金,到电子城找君遇、老陈赊账,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最后顺利交付了订单,赚到了自工作以来最大的一笔钱,并还清了前两年欠下的所有债务。依然记得还掉最后一笔债务的当天下午,我还去闽南大厦参加了和光电脑(呵呵,没听过吧)的产品发布会。。。。。。当我很随意的穿着个大短裤,踢拉着一双人字拖走在人行天桥上时,感觉好像街上走过的每一个人都在羡慕我,老满足了。

 

实际上,还清债务后,我又购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口袋里早就没剩下几文钱,但不再欠钱心理就踏实了,而且我跟自己说,这辈子绝不再轻易借钱。

 

交付订单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当年科海代理的是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实达电脑,那种电脑畅销的场面今天是再也见不到了。自然,我跟客户推荐的品牌也是实达电脑。但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所预订的型号竟然在我交付日期逼近的时候卖断货了,据说连厂商也供不出来了,这下把我吓得够呛。而且当时马上就要进入国庆长假,如果耽误项目进度万一客户取消订单,那对我来说就是灭顶之灾,我是一百万个经不起这个打击。于是我跟陈总要了实达电脑销售总监的联系方式(因为我判断这时候找下面的渠道经理已经不起作用了),独自一人直奔福州实达总部,在费尽一番口舌后见到了负责人,他一开始也十分诚恳的跟我说确实没货,不是他不供货,他是卖货的也没理由不供货,但因为实在畅销,而且实达电脑的生产基地当时在安徽芜湖,他也爱莫能助。这些难处我都能理解,但不解决问题光理解对我又有什么卵用。想想订单取消的后果,我也只能做出“不给货就不走”的无赖状,逼着他帮我去想辙。从上午耗到下午,我也不吃饭,最后他看我如此决绝,不得不做出妥协,给我写了一张保证按时供货的字条,并在上面签了字,他以为这样就完事了,但我依然不放心,担心个人承诺会不算话,还要求他必须公司盖章,这一要求差点惹恼了他。不过,也不晓得什么原因,鬼使神差的是,最后他竟然也答应了,帮我盖了一个公章。。。。。我记得当时实达办公室里的人都夸我“这小子不得了”。但现在回头看看,哪里是我“不得了”,完全是人家“了不得”,不跟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一般见识而已。否则,他就是躲着不鸟我,我又能拿人家怎样呢?

 

有句心灵鸡汤说得好:“别人尊重你不是因为你多优秀,而是优秀的人懂得尊重别人”。。。。。。我已经忘记那位实达销售总监的姓名了,但我会永远记得他对一个年轻人“耍无赖”的尊重。

 

办完这件事的当天是9月30日,第二天就是国庆节了。从福州回厦门的路上(那时福厦高速公路还没完全通车,大巴要坐上6—7个小时之久),我的BB机收到了一条生日祝福的短消息,这才想起,原来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回想过去两天心情上的跌宕起伏,瞬间自我感动的想掉泪(好像没真掉)。

 

生日祝福是一女孩发的,如今我们的日子过得还算人蓄无害,风调雨顺。

 

晕,好像有点扯远了。^_^

 

那就扯回来。。。。。第二次创业时,我多少变聪明了,办公地点选在了电子城旁边的大正大厦10G。我进驻的时候整栋大楼也就三五家电脑公司,我在跟电信公司申请安装ADSL宽带时,电信小哥跟我说,你是这栋楼第一个装宽带的(呵呵),而且整个厦门安装ADSL宽带的用户还没到1000户(呵呵呵)。说到这我得继续傲娇一下,在1996年我就申请了一个后缀为public.xm.fj.cn的邮箱,那时正好在谈恋爱,为了讨好女友,就用了她的小昵称做邮箱名。

 

我应该是电子城较早触网的一批人,在名片上印着电子邮箱时,还有不明就里的客户问我这个地址该怎么寄信。我在日章的时候,卖的是号称美国家庭多媒体电脑第一品牌的Packard Bell中文名“柏德电脑”。但那时候卖得最火爆的外国品牌电脑叫AST,联想还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用14.4K的内置modem(俗名“猫”,专业术语“调制解调器”),刺啦刺啦的通过电话线拨号上网,当年浏览器还没IE什么事,用的是Netscape(网景航海家)。而想打开一个国外网站的页面(雅虎还是什么记不太清了),足够我到电子城后座的小卖部买上一瓶啤酒再跟看店小妹唠一会儿家常了。

 

我看过的第一本IT专著是陈惠湘的《联想为什么》,里面介绍了许多柳传志的经营理念,什么拐大弯、跳出画外看画等等,当时觉得特别新颖。当然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句众所皆知的广告语:“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后来又买了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送给了当时还在福州上大学的弟弟。不过,说到对我从事IT影响最大的还是要属刘韧写的《知识英雄》,书里对企业家的纪实描述和细节刻画会让你感受到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是普通人,梦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们一样做出改变世界的事情。。。。。。多年之后,我给IT服务连锁业务提出“蚂蚁雄兵”的发展战略,也正是受启发于刘韧老师的一篇描述中关村普通IT公司生存状况的同名文章。

 

《未来之路》

 

说到刘韧老师,就不得不提Donews(斗牛士)。我大概在2002年前后知道了Donews,但直到2004年我才敢在上面写博客,当年Donews上的名人(譬如:刘韧老师、Keso、小林)现在都已经加了微信好友,有时想想,还挺神奇的。

虽然我很早就崇拜互联网,也很相信互联网必然会改变我们生活和商业的方方面面,而且我公司一开张就建立了企业网站(www.zhengmai818.com),并把代理的winbook笔记本电脑等搬到了网站上进行展示和销售(比京东还早哇,我哭),但因为在认识维度和能力资源上的受限,我并不敢冒险投入去真正拥抱互联网,觉得还是吭哧吭哧赚点搬箱子的钱儿来得实在。记得当年厦门信息网的老板邀请我合作入股时,我还自作聪明的下结论:“城市新闻网站和论坛已经没有什么生存机会了”。。。。。。几年后,厦门小鱼网崛起了。(PS:2005年,我和小鱼网创始人陈晓颜还一起吃过饭聊过合作,但因为父亲生病我无暇他顾最后也不了了之)

互联网先驱瀛海威在中关村做过的那个著名广告: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一千五百米。



稻盛和夫对世人有过告诫:“切勿用此刻的眼界,限制自己对未来的想象”。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凤毛麟角,唯有像马云这样的“外星人”才能做到吧。当2002年马云在厦门海景酒店推销他的阿里巴巴“诚信通”时,会场有两三百人,但会后结束愿意上去跟他合影的人不超过一巴掌,而我则被他的精彩演讲深深打动,不仅上去与其合影,还让他在阿里巴巴发放的礼品帽上签了一个“Jack”。不过,当我回家把与马云的合照给老婆看时,她却一脸鄙夷的说:“你咋跟一个长得这么磕碜的人合影呢?”而现在,她却跟我说,马云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我吐。

在长达15年的创业生涯里,我一直都在电子城附近办公,直到去年五月份才搬到现在的湖里高新技术园。虽然从2006年开始,我的生意就在逐步脱离电子城商圈,但是直到2011年我们才真正做到了有能力脱离。也是这一年开始,虽然办公地点与电子城近在咫尺,但我已经很少再踏入进去了。去年搬迁之前,有一天我站在惠豪7楼的会议室里遥望大正电脑城也难免心生感慨,这毕竟是我整整奋斗了近20年的地方,我已经把最美好的青春都砸在这里了。

 

但我并不会因此而留恋电子城,甚至还有一种与过去生意模式正式告别的快感,毕竟未来更值得我去纵情向前。

 

据科学论证,人脑的回忆并不总是可靠的,而且还会带着明显的偏见,就是那些不好的东西我们是不愿意回忆的,或者会有意无意的忽略,而一些美好的东西则又会下意识的去美化和渲染。我也是正常人类,这些缺陷我也必然都有,但我更倾向于把这个缺陷理解为人心总是向善。

 

回到昨天的来访。。。。。阿光现在是电脑业商会的秘书长,从财务上,他早已自由,但能感受到他也想为这个商会做点事,前段时间还带队去台湾参观电脑展。昨天,我不止一次的从他的嘴里听到“过去的成功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负担,要有归零重新出发的心态”,这对于一个年满50岁的电脑从业者来说,也算是一种情怀了。

 

虽然我是从代理笔记本电脑起家的,但我并不看好电子城众多靠代理产品生存的公司的未来。它好比“月亮”,本身没法发光,只能靠厂商给予光和热。这就决定了无论创业者自己怎么努力,企业的生死存亡却始终掌握在别人手里(取决于厂商的产品决策和渠道政策)。而要摆脱这个宿命就必须要把自己从“月亮型公司”转变为“太阳型公司”,也就说必须自己掌握业务的生命线。我在经过10多年的不断调整,现在已经做到了自己发光发热。既然以我们这样的资质和资源的公司都能做到,也相信诸多电子城同行只要下定决心也一样能做到。

 

滴滴创始人程维曾经说过这么一个观点“不是你是什么人,才会去做什么事;而是你做了什么事,才让你成为什么人”。希望这句话对还在老业务里游移不定或转型泥潭里苦苦挣扎的电子城同行们有所启发。

 

如果不嫌唐突,我倒想借着本文向商会提两点不成熟的建议:



一是能否去发现和扶持有发展潜力的创业者和公司,然后由商会来为他们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当孵化器),甚至几个商会大佬还可以成立一个创业基金来扶持年轻的创业者。昨天吃完晚饭后,我开玩笑说,像阿光这些电子城的老牌公司已经把这个行业里最暴利的钱都赚走了,这时候去投资靠谱的年轻人不仅可以为自己的财富保值增值,也能够让年轻一代的电子城创业者继续成长,这是多么名利双收的事情啊;



另一个建议就是商会可以组织人员对电子城公司的创业者进行采访,把他们的奋斗故事用视频和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没错,他们都很草根,故事和经历也未必有多精彩,但却是“我们自己人的故事”。我在去年写的《偶遇电子城故人》一文里有提到过这样的构想,但我觉得商会更有力量去做这件事,而且非常有意义。

 

为什么草根创业者值得记述?因为他们是这个时代最上进的人。

 

昨天我还向阿光问起几个电子城老熟人的现状,有的依然风光,有的早已退隐,有的大起大落,有的已非人间,不管我们是为他们唏嘘,还是为他们赞叹,也不管他们现在的境况如何,他们过去的创业精神都值得尊敬,他们的未来也都值得祝福。

 

原本只是想写个千字文纪念一下,没想到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就开始稀里哗啦的泛滥,堵也堵不住,导致越写越多(从昨晚写到了今晚),那些平常丝毫想不起来的细节这时候也跟放电影似的历历在目。当然,我十分清楚,个人经历的再多,也只不过是电子城20年变迁里的沧海一粟,根本不足道哉。

 

所以,谨为己记。

 

 

2016/6/17

 

 

——连接我们所期待的美好——

如果您想通过蓝客派单,请注册“派单宝”

【派单宝:专业的IT服务派单工具】

人员众包,质量可控,成本更低

 

如果您想通过蓝客接单,请注册“接单宝”

【接单宝:专业的IT服务接单工具】

接单赚钱,款项担保,随时提现

 

闽ICP备13003059号 | 版权所有@2000~2017 厦门赢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