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建设的一点所见所闻
发布时间:2019-10-07 浏览次数:872
没有考据,国家提出振兴乡村计划应该有几年了,这次70周年国庆阅兵还安排了一个振兴乡村的游行方阵,并宣布将在2020年消灭贫困。这个目标一旦实现,说它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大壮举毫不为过。

以我村为例,过去三年,在转业“旅长”老叔的带领下,村容村貌是日新月异,村民收入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未来发展前景非常可期。

这次国庆假期,我带家人去了一趟惠安的聚龙小镇,这个小镇从2007年开始建设,12年来总投资额在120亿元以上,这样的巨额投入,一些基础设施自然建设得相当不错,居住环境以及社区邻里文化都打造得颇有特色,而且交通也便利,离高速口就十分钟不到的车程,离厦门也不足百公里。



但即便是这样一座居住环境如此优美,以“人文、森林、湖泊、运动、教育、温泉、驿站”为主题,集“生态、养生、居住、运动、文化”等为一体,社区文化打造颇为高端的乡镇,面临的问题依然是没有什么人,核心区大约1万多户住宅,整体入住率从售楼小哥那里了解到估计也就不足20%,加上当地一个外国语学校的4000多师生,整个小镇的常驻人口规模也就1万出头。这对于一个面积多达2万多亩的乡镇,当然略显空旷寂寥(平均每亩地0.5人)。要知道我所在的小区,面积不足聚龙小镇的1/12,却容纳了13000多常住人口,如果再算上流动人口就超过2万了(平均每亩地超过12人)。


为什么人口规模对于一个乡村经济发展如此之重要?因为没人就没法发展商业,而商业才是支撑一个地区持续繁荣昌盛的原力。

就拿深圳或厦门为例,解放前也都是鸟不拉屎的小渔村,可是经过改革开放,国家给政策,设立经济特区,聚集了大量外来人口,经济就自然而然发展起来了。。。人,才是一个地方能不能实现自我造血的关键要素。聚了人,才能进一步“聚钱、聚物、聚信息”。最终形成良性的商业循环。

这里有个值得乡村建设者关注的新闻,就在上个月的25日,温州龙港由镇变市,龙港市正式挂牌成立。

龙港本来是温州苍南县的一个小渔村。1984年,当地镇政府以中央文件为依据,吸引了大量农民来到镇上经商投资落户。所以,龙港也被称为“中国农民第一城”。龙港面积大约27.5万亩,人口规模38.2万(平均每亩地1.2人)。这个人口规模放在欧洲也算是一个中型城市了吧。2018年的生产总值达到了299.5亿元,人均GDP近8万元,也就是超过1万美金大关了。

从报道中,我们最应该关注的是下面这句话:

“当地镇政府以中央文件为依据,吸引了大量农民来到镇上经商投资落户”。

前几天看一个报道,说中国人口出生率在急剧下降,中国老龄化社会在加速到来,这对乡村振兴是个潜在的大威胁,原本乡村相比城市就缺乏吸引人才的优势,未来如果年轻人再减少,乡村建设就更难了。

朱镕基在离任时曾经担忧过一件事,就是把乡村建设等同于房地产开发,要知道就算你的房子建得再漂亮,风景再优美,可是没人,这一切都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平常如果我加班很迟回家,经常找不到停车位,可烦人了。但每到假期小区停车位就跟魔术师变戏法似的一下子变出很多来,车是好停了,但经常生活又变得不太便利了,很多商店都临时关门了,有时自己不做早餐,连沙县小吃都没得吃。

所以啊,抛开个人的“停车恩怨”,小区车多人多还是比小区空荡荡好得多,因为我们的生活整体上更便利了,小区也更有烟火气。像前面提到的聚龙小镇,因为人少就必然缺乏烟火气。而烟火气才是生活本色,才是人类喜欢群居的底色。

以我个人浅见,乡村建设是否应该先思考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钱和资源就这么多,那么,应该把它们优先投入到哪里才能撬动本地商业发展?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赚钱发财和安居乐业?

唯有商业蓬勃发展了,人多了,乡村建设才有它的可持续性。


2019/10/6

下面是广告:




闽ICP备13003059号 | 版权所有@2000~2019 厦门赢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企业招聘 | 智能e家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