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大学生公益社团活动
发布时间:2019-10-15 浏览次数:492


今天是厦大嘉庚西部梦想社团成立10周年,他们社团主要是利用暑假期间,到西部偏远山区的小学进行支教活动。因为我们公司断断续续赞助过他们几届,所以去年今年都让我去参加了他们的开学纳新活动。


只要时间允许,我一般不会放弃和年轻人嘚啵嘚机会(^o^),臭显摆对于一个事业暂时上不上下不下的油腻中年大叔来说还是蛮有诱惑力的。。。哎,平常哪来的听众嘛,连自个老闺女都不稀罕听我讲道理呢。



因为感觉去年已经把我要和“小盆友们”该说的都说到位了,今年也不知道再说啥,于是我跟他们的任英杰社长说,要不你们提几个问题,我顺坡下驴,就着问题想想怎么说,于是他们就提供了下面这5个问题。。。可能他们感觉第四个比较为难我吧(我也不知道啥问题),故删了,哈哈哈。


我没有就问题一一回答,因为多数问题都不会有什么标准答案,我只谈我的观点。


(PS:因为看到他们在纳新策划上存在一些漏洞,譬如:活动缺乏传承感,拉新缺乏广泛宣传和价值传播等。。。balabala先给了一堆意见,这里不赘述)。


我以对第二人称的表述方式,大致如下:


(1)你们质疑短期支教的意义,这未必是坏事,除非必须达成一致行动的情况下,否则质疑本身就是意义,这代表你们希望对自己所做的这件事进行更深刻的思考,一件事要想做好首先是要想清楚,否则,就容易出现“好心办坏事”的情况。


我们只有先承认自身的问题,我们才能承受改变自己所带来的压力。


(2)我不能替你们做决定要不要继续短期支教,甚至我都不知道明年是否还有能力支助你们去做这件事。但我可以为你们提供一个选择或者决策的方法论。要不要做这件事时,除了利弊分析,还可以从两个维度思考:


第一个维度是我们做这件事,有没有让大多数人变好?


这世上不存在让所有人都受益的事情,有些事一旦做了,可能就是有一小部分人未必受益(如果是损害则要另当别论),我们得接受这个事实。


第二维度是我们做这件事,我自己能不能因此变得更好?


这不是自私,因为你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你变好了,等于这个世界也在变好。这个道理,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就说过:“资本家经常出于自利的目的而做出普惠大众的事情”。


(3)如果我们已经决定继续做这件事,那么其他人的质疑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注意:我没有说完全不重要,而是不那么重要。


这里面的区别在于:我们每个人都是环境的产物,我们没可能脱离环境而存在。我们的成就和成功并不完全来自于自我的评价和判断,更多还是要来自于他人的评价和判断,这是社会既有的游戏规则,不以我们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


但也并不因此说,我们就应该放弃特立独行或独立思考。有时候,绝大多数的“正确”也并不是真正的“正确”,更未必是真理,你如果有能力去颠覆,去重构,去创造一个新标准,那么,其他人也一样会重新认识你、重新认可你、重新肯定你。


(4)跟大家分享一句最近刚看到的、来自西点军校的一句话:“钉子之所以可以牢牢地立在墙面上,是因为他们接受了锤击”。


预祝你们下一个十年,社团越来越壮大!




每年支教回来,他们都会给我带几件当地小朋友手工制作的礼物,今年是一个面具和一把小雨伞,小雨伞上面还有小朋友们的签名。他们叫:朱本庆、王禄菲、杨延婷、王发云、邓考粟/栗(有点分不清)、张世芯。。。




谢谢孩子们,希望你们未来有机会走出大山,走进现代化城市,做一份有益于自己和家人,也有益于社会的工作,并安居乐业,幸福的生活着。


2019/10/15。


下面是广告:



闽ICP备13003059号 | 版权所有@2000~2019 厦门赢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企业招聘 | 智能e家 | 联系我们